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与妈妈的爱情】(05)【作者:与母三年】
【与妈妈的爱情】(05)【作者:与母三年】
字数:64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自从上次我写了我妈与爷爷的性事,网友们反响很热烈,也对我妈的性事也非常的感兴趣,正好最近有空,我就再写一篇关于我妈在生活中所发生的一些风月。

  先说说上一篇(爷爷与妈妈的性事),其中有大量的性爱描写,其实基本都是虚构的,关于我爷爷和妈妈到底有没有勾搭起来,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那些什么妈妈帮爷爷拔火罐,爷爷偷窥我妈之类的是确有其事的,因为年代久远,有些事我分不清到底是当时做的梦还是根本就是现实。

  又或是我自己的想象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而让我自己误以为是事实呢?我清晰的记得在一个午后,我看见我爷爷脱得赤条条的,皮肤黑的发亮,跪在床上,在狠狠的操着同样脱得赤条条的妈妈,我妈跪在床上,屁股撅着,两个奶子也随着操动的频率剧烈抖动着。

  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我妈脱下来的内裤和爷爷脱下来的裤衩都散落在床头。明明这个记忆很清晰,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觉得这可能只是应一个梦又或者是我自己的想象吧!因为这很不真实。好了,爷爷和妈妈的性事暂时说到这里,下面说说我妈的另外几件事。

  在说这些事之前,我得先把之前塑造的我妈的形象给推翻了,之前的几篇文读者读了都感觉我妈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接下来读者可能会看到我妈非常骚,非常淫的一面了,其实人真的是很复杂的动物,三言两语是不足以描述一个人的性格特征的。要说我妈贤妻良母吧,可能也算吧,要说是荡妇淫妇吧,各位在我接下来的叙述中自行判断吧!

  先说点我妈被性骚扰的事吧,虽算不上什么性事,但还是些蛮有趣的事,住在农村的伙伴们大概都知道,每个村都有那种无妻无女,无工作,整天游手好闲的老光棍吧,小时候我家后面就住着这么一位,那种人大夏天就穿个裤衩,哪家有女人就往哪家钻,更何况那时我家除了我爷爷就只剩我和我妈了,他肯定是逮着机会就往我家钻,特别是夏天,他就穿个裤衩,背着手,有事没事就往我家跑。
  估计我妈应该被他意淫了千万遍了吧,农村人有这样一个特点,一个村的,无论多厌烦这个人,遇到这个人也得脸上挂着笑,平时还得客套两句,就说这光棍吧,那时是大夏天,我妈看他一个人穿着裤衩在我家周边转悠,随口说了句,二哥,来我家喝口水啊。

  普通人一听都知道这是句客套话,都会摆摆手说,不了,谢谢好意,但此光棍无赖惯了,喜欢见缝插针,二话不说,背着手往我家里跑,我妈也很无奈,只能陪着笑,给他端水,若我爷爷在,他还会收敛点,装作和爷爷说话,眼睛偶尔瞟瞟我妈。

  若爷爷不在,他那眼睛都钉在我妈身上走不开啦,我妈那时喜欢穿件连衣裙,薄薄的,胸罩带若隐若现,光棍哪受得了这个啊,平时根本近不了女色,性压抑的很,况且我妈还颇有姿色,他又无赖,不过他也就是有贼心无贼胆,也就过过眼瘾和口瘾,还是不敢有什么肢体上的动作的。

  这要多亏了我爷爷了,虽然我对我爷爷没有什么好感,他也比那些光棍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毕竟家里有个男人还是不一样的,要不是有他,我妈可能真有某一天就被上了。我记得比较清楚的就是,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见他坐我家门口,他看见我回来了,指着我对我妈说:他都这么大了,当时你过门的时候我就说,你肯定能生个儿子,你看你屁股这么大。

  说完还想过来抱我,我妈可能有点生气,拉着我进了屋没理他。除了这些,他做的比较过分的就是趁着我妈上厕所,故意闯进去,那时农村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厕所,有的可能就是两家共用一间,我家当时也算是「大户人家」,厕所比较好,宽敞干净,很多人都愿意上我家的厕所。

  一般去上厕所的人都会故意咳嗽两声,如果里面有人,以咳嗽回应,但有一段时间,那个光棍应该是故意的,好几次趁我妈上厕所的时候也去上厕所,也不咳嗽,就往里钻,搞得我妈很尴尬,这种事吧,其实大家都知道什么回事,但说出去又比较难听,所以我自然而然成了哨兵,每次我妈上厕所,我都会守在门口。
  当时还比较小,如果是现在,我可能会第一个偷窥吧,我妈撒尿前都会呻吟一声,就跟那种叫床声差不多,比较悠长的声音,现在,我和我妈每次搞的时候,我刚插进她的b的时候,她都会发出那种声音,每次我都会想起小时候站在厕所门口听她那一声呻吟,然后是尿液喷出尿道砸在石头上的声音。

  所以听到她这一声音,我就会很兴奋!鸡巴立马硬了几分。后来两家交恶,具体原因不明,我那时还小,那家伙更肆无忌惮,晚上敲我妈房间的窗户,往我家楼顶扔石子,撒尿等等,因为无聊,在此就不说了。

  接下来这件事在当时闹得蛮大的,因为关乎我妈的名声问题,具体事由我也是后来知道的,那个男的是我们村开小店的,我们都叫他油头叔,因为他喜欢梳个大背头,偶尔还抹点油上去,显得油光蹭亮。他以前经常上我家串门,他是个有妇之夫,跟我家关系还可以,他是我爸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我也不知道他经常上我家是不是跟我妈有一腿,不过后来的事说明他俩可能真有事。因为后来他老婆找上门来了,我当时也在家,我爷下地去了,她到我家来,二话没说,先是躺在地上一番哭闹,引来众多邻居,嘴里不断骂着:你个烂b,臭婊子,被狗骑的骚逼。

  反正骂的话难听的不得了,从她话语中好像是说,我妈勾引她老公,哪天他老公在我家的时候,我妈脱他老公的裤子摸他的鸡巴被谁看见了,她骂着骂着作势要来打我妈,当然了,被众人拦了下来,她依旧不依不饶,说什么:整个村都知道你那b是什么味,你这个骚逼。我妈这个人吧,本来就不会骂人,在那泼妇面前,整个人气的直发抖,没办法,她只好把门一关,躲在了屋里,那泼妇见我妈不是她的对手,又躲进屋里,认为她是理亏,在屋外骂的更狠了。

  骂了好一会,估计也是骂的没意思了,她撂下一句:骚逼,等着瞧,就回去了。那天我记得半个村的人都来了,农村人爱看热闹,这种摸鸡巴操b的新闻更是喜欢的不得了。这件事后,关于我妈和油头叔的事传出了多个版本,有人说,我妈脱油头叔的裤子,摸他鸡巴勾引他,有人说是油头叔脱我妈裤子摸我妈的b。
  更有甚者,说,我妈和油头叔在床上干事,被他老婆发现了,还说经常看见油头叔在我家里摸我妈的奶子,越传越离谱,最后越穿越没意思,渐渐大家也都懒得谈了,只是在谈及我妈的时候,有些男人总是会会心一笑。这件事风波不小,我爸听到消息也回来了,几个村的人都或多或少知道我妈了,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妈出名了。这件事又扯出我妈刚过门时候的一件事。

  什么事呢?话说那天泼妇在我家门口大骂,她提起了一件事,虽说她当时在气头上,说的话当不了真,但她所说的事又并非空穴来风。是这样一件事,她说我妈刚过门的时候经常往娘家跑,但我妈不是自己骑车回去,而是经常坐一个男人的车回去,后来我听我妈讲过,那时她确实经常坐那个男的车回去,因为他和她同村,那时我爸又不在家,我妈无聊,所以老往娘家跑,正好可以坐他车一起回去,这一坐不要紧,坐出闲话来了,说什么,我妈和那个男的乱搞,。

  说什么我妈当时坐那男人车上搂着那男的,那男的一边骑车,一边用手摸我妈的奶子,俩人有说有笑的,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吧。这个到底有没有我是不知道的,我也不可能去问我妈到底怎么回事。虽然我和我妈已经有了那层关系了反正这些事啊,真真假假难以说清,真想到底如何,也只有当事人清楚了。

  以上大约就是我初中之前关于妈妈这些性事的记忆,当然了,还有关于我爷爷和我妈的在这就不赘述了。

  下面出场的人是我唯一可以肯定和我妈有关系的外人。(第一个是我爷爷)虽然直接的证据几乎没有,但间接的证据还是比较充分的,这就跟断案一样,间接证据足够充分的话也是可以定罪的。

  他跟我妈是初中同学,我妈叫我叫他赵叔。话说那是我上初中的时候,那时我妈为了我能安心学习,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陪读。嗯,话说找的这个租房还是赵叔帮忙联系的,他家当时就住在镇上,离我们学校不远。

  在那一片他也很熟,不知我妈怎么联系上他叫他帮忙找房子的,赵叔在初中以前根本没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初中时不知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成了我家的常客了。我记得第一次他去我们租房的时候,他表现的跟我妈很熟似的,各种聊家常,我妈当时倒显得羞涩,扭扭捏捏,说话也很不自在。

  哦,忘了介绍赵叔了,我之所以这么称呼他,是因为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赵叔是典型的小白脸,个子不算高,说起话来油腔滑调,我觉得他应该是很讨女人喜欢的那种类型。在我印象里,我妈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不善言辞的我妈在他面前,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赵叔当时也早已结婚,也有了一个孩子,比我还大一岁。他老婆很漂亮,比我妈更有女人味。也是我意淫的对象之一。

  当时她老婆在市里陪读他女儿。这也给他和我妈创造了条件,一个老婆经常不在家的男人碰到一个老公经常不在家的女人,还能发生什么呢?当时的我很羡慕赵叔,他老婆那么漂亮,在家可以搞老婆,老婆不在身边了,还可以搞我妈,真是太幸福了!

  赵叔来我家的次数很频繁,有多频繁呢?租房小区门口的看门大爷一度认为赵叔是我爸,因为他经常看见我妈和赵叔双井双出。有次,我忘带钥匙,被锁门外,我到看门大爷那儿等我妈,看门大爷看我没带钥匙说:我刚看见你爸妈出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了。我当时吃了一惊,心里想着,我爸什么时候回来了?当时傻乎乎的反问了一句:我爸回来啦。

  看门大爷一脸懵逼的说道:你爸不一直都在家吗?经常和你妈出去啊?大爷说完又顿了顿:他不是你爸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含糊的噢了声,跑出去了。看到这里,就算没有什么证据,说他们有奸情也不为过吧!当然了,我可是很严谨的。哈哈哈。

  以前文章说过,我初中时是个窥母狂魔。经常偷拿老妈的内裤奶罩,偷窥老妈洗澡如厕来满足我的淫欲。虽然经常偷窥老妈,但并没有偷窥到她偷情,白天我要上学,晚上,我妈要偷情也不可能在宿舍里。不过我经常扒拉老妈的一些私人物品,恋母的网友应该可以理解。

  我就经常查看我妈的床铺下面,床头柜等地方,希望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别说,有时确实有惊喜,比如我就发现我妈床铺下藏了本性爱杂志,带小黄文的那种。下面的发现才是令人吃惊的,也是我认为我妈和赵叔有奸情的重要证据之一。

  某天,我发现我妈的床头柜上了一把小锁。当时我就好奇了,床头柜里平时并没有什么东西啊,虽然我经常去翻看,但就算我妈知道了也没有必要上把锁啊。难道里面多了什么东西,我妈这个人啊,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上把锁就好像在告诉你,不要来看啊,但对于我来说,我妈越要藏住的东西,我就越会要看。一把小锁拦不住我的,打开一把小锁太容易了。

  拿了把小起子,轻轻一撬,锁开了,我心跳的厉害,小心的打开抽屉,哈哈,里面的东西确实很令人惊讶,一个红塑料袋包裹着,里面是厚厚的一摞黄色碟片,估摸着有二十几张,封面的图画令人血脉喷张,各种露b,挤奶的画面,日本的居多,也有欧美的,还有一些中国的三级片。

  我当时虽多多少少接触过一些色情影像,但像这么多的黄色碟片摆在面前还是第一次,我那个心情啊,鸡巴硬的跟个铁棍似的,同时心里想着,我妈这么淫荡啊,以前关于她的那些风流传言我看多半是真的,我也没多想,因为现在一摞东西摆我面前呢,我得赶快利用起来,当时宿舍正好有影碟机。

  说起这个影碟机,并不是我家的,而是赵叔家的,当时租房子的时候,啥也没有,就一台电视机,也没几个节目,赵叔把他家的影碟机搬了过来了,我当时很开心,因为在当时我的印象里,影碟机就代表着黄色录像。事后我想这些黄色片子肯定也是赵叔给我妈的,这些片子都很旧,并不是新买的,我家那时没有影碟机,所以也不会买这些片子,。

  一个女人,说没有关系谁信啊!话说自从发现老妈的秘密后,大家知道的,我天天撸鸡巴撸得疼,哈哈,有时撸腻了,我就想象屏幕中的女人是我妈,我是男主角,我尽情的蹂躏我妈,说来奇怪,我幻想着我在操我妈。

  有时我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赵叔干我妈的场景,比想象我自己干我妈还刺激,因为更有真实感。在想象中,赵叔总是一边抽打着我妈的屁股,奶子,包括脸,一边狠狠地操着我妈,嘴里骂着:骚逼,干死你,你的b真臭!每次这样想着,我都能很快射精。而且射的很多。

  在想象别人干我妈时,我总会把我妈想得贱一点,但自己意淫老妈时,却不是这样,我妈会很温柔。

  上面是我妈有奸情的一个证据,还有一次我妈一位女同事来我家里,我当时也在家,她坐我妈床上,我们母子在吃饭。这位女同事突然问我妈:昨天老赵是不是来过?我妈说:是啊,你这么知道的?那位同事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还用说嘛,我看你这床都移位了。我妈听完脸一下就红了,「说什么呢,胡说啊你」。之后那位同事可能觉得我在场比较尴尬就没在说什么。

  我也曾看过他们有不正常的举动,这也是唯一一次亲眼看见他们的奸情,我有一次回宿舍,看见我妈好像是在穿鞋吧,当时是夏天,我妈穿的丝袜和小短裤,她没有蹲下去,而是半撅着屁股,我当时刚好进门,看见赵叔站在她后面,我只看见赵叔的背影,不过可以看见他下身紧贴着我妈的屁股,手好像放在我妈的腰上了,没看太清楚,他穿了一件运动短裤,这只是一瞬间的场景。

  他们听见声音就立即分开了,他们俩当时显得很慌乱,但也没说什么。不过我看见赵叔裤裆明显鼓了起来,他鸡巴硬的把运动裤撑了起来。当天他在我家吃了饭就回去了,不过这给我的心里冲击着实不小,估计当时赵叔看见我妈大屁股朝着他,他有点把持不住,所以上去动手动脚了吧。

  不知道他们在我回来之前有没有上过床,想到这些,我鸡巴也硬了起来。那天我妈确实性感,下面那穿着丝袜的腿太诱人了,当时我跟我妈还没发生关系,要不然,我肯定上去狠狠的干她了。

  我也曾在老妈床上搜过,除了有几本医院发的那种有点轻情色的杂志和几根阴毛外,也没发现过什么痕迹。

  等到了初三,赵叔似乎就来得少了点了,具体原因不明,反正初三大家知道的,我把我妈给上了。

  之后我妈和赵叔有没有关系我就不清楚了,高中吗,赵叔过年也经常来我家拜年,跟我爸递烟喝酒的,我当时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好笑的,我妈的下面不知道被赵叔干过多少回,摸过多少回,出过多少水了,我爸啊,哎,这里我想说一下嘛我爸这个人,我爸这人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结婚也早,刚结婚时自己就是个孩子,当时他就是那种好玩,不归家的那种,反正什么事也不问,不管。

  所以我小时候很少见他,我妈当时也经常和他吵架,他和我妈吵完架就跑出去了,几个月不回来也是有的,和他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我妈当时要照顾我,还要照顾他那样一个大孩子,辛苦可想而知。

  现在呢,他收敛了很多,不过还是那种,哎怎么说呢,我估计他肯定知道我妈那些事,但他好像就是无所谓的态度,也不问,也不管。他有一个好脾气好,我妈怎么骂他,他也不还嘴,可能他真的无所谓吧。

  最近一次值得怀疑的是,我有一次在家,问我妈要指甲剪,她找了老半天没找到,然后,到她那出门带的包里找,我看她摸了摸,摸出片避孕套,我当时也吃了一惊,难不成我妈在外面还有人?

  这里解释一下,因为我跟我妈都是在家了做爱,几乎不会在外面,所以我妈没必要发个避孕套在包里,那个包也只有她出门时才会带,平时不会带,而且那避孕套也不是买回家的,因为只是一片。

  肯定是带出去的,我妈当时的动作也引起我的怀疑,她不小心摸出避孕套后,立马塞进了包里,动作很不自然。

  哎,我个人估计我妈可能还跟什么人保持着关系吧,还是那句话,虽然我跟我妈有那层关系,但有些事真的不适合我来管,我当时的心情除了有点吃惊,毕竟我的性能力也可以,每次貌似也把我妈伺候的很舒服啊,可能和别人有不一样的感觉吧,我并没有很愤怒,我甚至一点都没不开心,我当时心里只是不断感慨,我妈的b真骚啊!

  一想到她被别的男人干的呻吟起来,我还是十分兴奋的,在这里我不想说假话,我并不是不爱我妈,但这种被绿母的兴奋又是确实存在的,哎,毕竟经历这么多了,也就那回事吧,女的和男的一样,性欲上来了,管也管不住,而且我妈有这么好的条件。

  我更多的只是好奇,会是谁呢?也可能是我多虑了吧。哎,就这样吧。现在各位看官,你们说,我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